故事:被父母逼婚我躲进男神家,谁料他趁醉酒向我表白,和我结吧

发稿时间:2019-11-08 13:14:19 来源:匿名

应用作者:宋舟每天都读一些故事

沈叔回到家时,约瑟夫正趴在他新买的沙发上吃薯片,看电视。

听到开门的声音,约瑟夫起身跪在沙发上回头看。他看见沈叔,看见星星像救世主一样出现在他的眼睛里。“沈叔,你终于回来了!我被踢出去了,没有地方可去。我太可怜了,它崩溃了。”

沈数换好鞋子,白了约瑟夫一眼,“得了,他们怪了。像陶木这样温柔的人怎么能把你赶出去呢?你一定又经历了一场灾难,不敢回家。”

“沈叔,虽然我不如你,但你不能诽谤像我这样听话的女孩。我不会惹上麻烦。”

“算了,都是在大院里长大的,你几斤几两我不知道?”沈叔从冰箱里拿出一瓶啤酒,砰的一声打开,抬头喝了几口,给约瑟夫倒了一杯热水,放在桌子上,“来吧,这次有什么麻烦?”

说到这里,约瑟夫失去了精神,虚弱无力地躺在沙发上,说,“这一次我真的不是有麻烦,不敢回家。是我母亲强迫我相亲,我不敢回家。”

"相亲"沈先生数了数手中的酒杯,说道:"如果有人愿意和你相亲,你会很满意的。"

陶泽生气地朝沈叔扔了个枕头。他很不相信。“你什么意思,我满意了?我是一个绝色美女,有着美丽的脸庞和优雅的举止。我不会沦落到相亲的地步!”

沈数了数头,躲开枕头,嘶嘶地说:“你甚至对美有任何误解。”

“沈叔!”

约瑟夫冲向他,愤怒地坐在沈叔旁边。沈叔措手不及。一口啤酒呛在他的喉咙里。约瑟夫抓住他的死穴,一直挠他痒痒。

“咳咳...哈哈哈……”

沈叔立即投降了。"我犯了一个错误,阿姨,你是一个仙女."

约瑟夫看到沈叔噎住了,停下手,拍拍他的背。他骄傲地说,“你认为我是仙女还是仙女?你怎么能成为一个如此粗心并且需要改进的教授呢?哈哈哈,哈哈哈,”

沈叔拂去约瑟夫的手,坐起来拿起他的手机。“来,我们打电话给你妈妈,说你来了,否则陶阿姨就要担心了。”

“如果她很着急,为什么现在不打电话给我,嗯?”

说话间,沈叔已经拨通了电话,很快就拿起了对方的电话。一个温柔细腻的声音传来,“十进制,你吃过了吗?”

沈叔说,“我吃了我阿姨。”

“那好好休息一下,我会放心让约瑟夫和你在一起,过几天我会把她压回去。”

沈叔:“……”

陶瑟一直在偷听电话,当她听到这个消息时并没有马上平静下来。我妈妈怎么能这么肯定她在沈阳呢?

她对着手机大声说,“妈妈!你怎么知道我在沈阳?难怪你一整天都没打电话给我,以为你不想要我。”

“我不想要它,否则我怎么能让你去相亲呢?”

胸部打击陶泽:“……”

别看陶的母亲,她温柔体贴,但她说话时并不空洞。

已经是晚上九点钟了,沈叔从学校回来看学生们写的论文。约瑟夫今天受到双重打击,瘫倒在沙发上。沈叔毫不犹豫地把约瑟夫拉到厕所。“约瑟夫,现在你可以洗个澡,躺在床上,明天早起给我做早餐。”

陶泽被推开,凝视着后面。“沈先生,你还有良心吗?我今天被打得很重。如果你不安慰我,让我给你做早餐。信不信由你,我会用泻药来结束你的生命!”

沈数了数一脸无奈。“好的好的,亲爱的,去洗个澡,好好睡一觉,第二天起床,好好相亲,然后回家,玩得开心。这两个问题都已经解决了。”

约瑟夫听了之后,吃了一顿饭,脸上的笑容逐渐消失了。她转过身,一动不动地站着,语气颤抖着,带着一丝沮丧,“沈叔!你还想让我去相亲吗?”

沈叔没想到约瑟夫突然转过身来,严肃地问他。他惊呆了。气氛突然变得严肃起来。他也不知不觉地认真考虑了这个问题。

十多秒钟似乎是一段很长的时间。由于紧张,她的脚趾不知不觉地蜷曲起来。对于这样一个特殊问题的答案,女人对时间的控制似乎极其准确。

她和沈叔从小就住在同一个大院里。当他们长大和搬家时,这两个家庭也很亲密。他们一起上学,一起去书店看卡通,跑到十多公里外的煎饼水果摊买煎饼,一起背书。......

他们第一次一起经历了很多。当他们回到家,看到楼下的垃圾桶时,他们都能想起沈叔做的事情。他们童年的朋友也是如此。多么模棱两可美丽的词。

十几秒钟后,陶瑟不等沈叔回答,就后退了两步,对沈叔做了个鬼脸,伸出舌头。“我知道,你也担心我不会结婚。你是个挑剔的老太婆,哈哈哈,”

之后,约瑟夫走进房间,关上门。从门口传来约瑟夫的声音,“我要去洗澡。不要进来。”

沈先生数了数眼睛,咽下他要说的话,转身回自己的房间。

第二天七点半,沈叔起床,洗漱后去厨房准备早餐。昨天,他正在谈论这件事。他真的不想约瑟夫给他做早餐。

走进厨房,我听到砰砰的声音,然后我看到陶器从他的家庭衣服里拿出来,上面放着一盘烤吐司。

“??"?太阳正从西方升起?

沈叔走到约瑟夫身边,拿起一片烤面包放进嘴里。“约瑟夫,你疯了吗?昨晚我漫不经心地说你真的起床做早餐了。你以前为什么看起来不那么善良?”

托瑟抱着他的身体严肃地说,“昨晚我仔细考虑了我妈妈说的话。约会并不是说我不能结婚,而是给自己一个机会,这是迎接我命运的另一种方式。我认为这很合理。我母亲的介绍当然不会很糟糕,至少在交流中会有共鸣。”

陶泽斜睨了沈叔一眼,拍拍他的肩膀。“多亏了你昨晚的建议,让我仔细考虑一下。谢谢你。”

沈叔,“我昨晚没劝你……”

陶泽打断了沈叔的话。“所以现在我计划从一个好妻子和好母亲开始。一个好妻子会起床为她心爱的丈夫做早餐,所以我觉得你应该暂时采取行动是冤枉的。”

"......他觉得这顿早餐很难下咽,但他还是想不出昨晚他说了什么话来说服她。

沈姝完成了约瑟夫给未来丈夫的“爱情包裹”,收拾好行李准备出门。约瑟夫穿着鞋子早早地在门口等着,并“温柔地”看着他。

沈叔沉默了一会儿。“约瑟夫,你很正常。”

“过几天我要去相亲。我听到妈妈说对方是从国外留学回来的,心理学博士。你知道我非常喜欢心理学,所以我必须在第一印象中表现出色。”

“但是他第一次没有意识到你做了什么。”

"你不能为了嫁出去而迷失自己。"

“呃。”陶泽愣了一下,然后有点不祥地对沈叔说,“你认为你是在教学生吗?沈伯爵你怎么这么多话,你给我过来,快点!”

沈叔很无奈,”...好吧。”

陶瑟并没有真的帮沈叔穿鞋。他只是拿起一双鞋,让他换一双。沈叔不敢真的让她穿。这些手也帮他洗碗救了他的命。

在接下来的几天里,约瑟夫真的扮演了一个好妻子和好母亲的角色,给他放洗澡水,尽管他喜欢洗澡。他整理了他的书房,尽管他现在找不到他想要的东西。他把衬衫熨得很好,虽然熨得不好,但他还是很开心。

陶:她很可爱,但是她很不一样,不习惯。这不是她。

几天后,在和约瑟夫相亲的那天,约瑟夫在沈叔出去之前特别指示了沈叔,“沈叔,今天下午我要和米公馆相亲。我可能很晚才回来,给你自己准备食物。”

沈叔换鞋的手停了下来。他抬起头,看见陶的笑容荡漾着,梨涡在他嘴边隐现。他摇摇头,答应出去。

在上学的路上,沈叔越来越想这件事,心里空荡荡的。一向严格的沈教授在课堂上说了几个错误的单词。

沈叔下午没上课就回家了。约瑟夫已经不在家了。沙发旁边的茶几上是约瑟夫换成的茉莉花枝。空气芬芳而优雅。

沈淑出来工作后,在市中心买了一套公寓。托瑟不想和父母分开,她是个画家。她不想把很多东西从小搬到大,所以她一直和父母住在一起。

然而,这个家离市中心有点远。有时候她玩完后或者从国外回来时,在沈叔家里呆得太晚了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沈叔给自己的公寓分配了一把钥匙,还为她腾出了一个专属房间。还有一些日常用品。此外,沈叔的家没有那么拘束,也没有人关心她。画了几天几夜后,沈叔躲在沈叔家里,潇洒自在。

沈对生活质量的要求不如往常高。他小心翼翼地一个接一个地选择沙发和地毯,非常适合他的口味。

约瑟夫第一次来到沈叔的小公寓时,那里没有很多东西。约瑟夫,几十年来童年时代的好朋友,以长篇大论的方式表达了他的观点。

后来,慢慢地,公寓里有了更多的东西,设计的布局出乎意料地也有了她的设计。这时候,约瑟夫宽慰地拍拍沈叔的肩膀。“味道不错,还不错。”

环顾四周,她似乎无处不在。沙发上的枕头是她最喜欢的毕加索。阳台上有她最喜欢的躺椅。公寓的主色也是她最喜欢的浅色。

起初,当他设计他的第一栋房子时,他想变得完美。他儿时的朋友约瑟夫来到他的公寓,并没有发生意外,表达了他的观点。他指着厨房说,“在这里放一个绿色的柜子。烹饪滋养眼睛是累人的”。然后他来到阳台,“它适合种花。我们种植茉莉好吗?”然后他躺在沙发上,“在地上铺一条毯子。沙发似乎离茶几太远了。”......

他仍然记得当时约瑟夫脸上的这些声音和微笑。

沈叔从冰箱里拿出一罐啤酒,坐在沙发上。他抬头抿了一口。外面的阳光恰到好处,光线很新鲜。他甚至能想到外面街上熙熙攘攘的人群。他感到内心空虚而寂静,就像呆在一所空房子里一样。

约瑟夫小时候身体不好,病了三天零两天。然而,当时符涛和陶木忙于工作,没有太多精力照顾约瑟夫。沈叔的妈妈喜欢这个女孩,但不幸的是她生了他。她自愿照顾约瑟夫,他经常呆在家里。

母亲让沈叔一起照顾约瑟夫,但是为什么他的一个男孩总是坐在家里照顾孩子?然而,迫于母亲的力量,他不愿意和约瑟夫玩泡泡,所以有相当一段时间,他不喜欢约瑟夫。

对过去的记忆,情感传播迅速,甚至令人烦恼。沈叔觉得啤酒里的酒精已经不能满足他了。他从橱柜里拿出红酒,自己喝了。

有一次,他和邻居吵架不是他的错,但是我妈妈坚持要他承认自己的错误。他非常固执,拒绝承认或解释。他藏在房间里生闷气。吃饭的时候,他妈妈没有给他打电话。他太固执了,不肯让步。他饿了一整夜。

这时,约瑟夫走上前来,叫他出去吃饭。他焦急地说,“哥哥,别哭,去吃饭。很难挨饿。”

谈了很长时间后,他无法动摇自己的决心。约瑟夫饿得咆哮着。他不能忍受一个小女孩和他一起挨饿,所以他叫她出去。约瑟夫出去了,但很快就端着一个大碗进来了。

因为经常生病,陶瑟总是又瘦又瘦。这一天,她穿着一件她非常喜欢的小洋装。她非常可爱,粉红色和温柔。她拿着碗艰难地走向他。她的脸已经汗流浃背,裙子很脏,脸很胆小,但她笑得温柔而蜡质。她似乎取悦了他。“哥哥,我给你带来了。我可以和你一起吃吗?”

他又哭了。

从那以后,约瑟夫完全骑在头上。他经常带她出去玩。虽然约瑟夫的顽皮行为被她的父母纵容,但一半原因是他亲自教他的。甚至约瑟夫也喜欢你,胜过蓝色。他比布鲁更坏。他只能一边收拾残局,一边在心里默默哭泣。

已经是下午两点了,他还没有吃午饭。只是喝酒,他的胃有点不舒服。

电视下面的橱柜里有零食,是他留给她的。沈叔蹲下来翻找东西吃。薯片是她最喜欢的,她最喜欢的是原味的。

沈叔突然停了下来,他们的片段在他脑海中闪现的速度和电影的情节一样快。他内心深处的感情最终无法隐藏。他突然醒了。酒精让沈叔头晕。他坐在地上,紧紧地抓住柜子的边缘。他手背上的青筋微微突出。

起初,在选择公寓时,他从许多房子中选择了这个,好像是因为它离约瑟夫的学校很近。

他似乎一直在计划约瑟夫人生计划的任何一步,这是理所当然的。

......

下午2: 30,约瑟夫已经见了他的相亲对象,坐在窗前喝茶,用小眼睛互相凝视着。她坐在能看见门的位置。任何进来的人一眼就能看到,但是她看上去很沮丧,因为她没有看到任何她想见的人。

相亲对象这样看着她,慢慢搅拌着咖啡,带着淡淡的微笑说:“也许你可以回去。你知道他的脾气,他不可能在这里。”

今天,她特地早早来了,先给对方留下好印象,然后把自己的事情解释清楚。出乎意料的是,相亲对象点点头,表示她能很好地理解,并全力配合。她也排练了几次,但沈叔没有来。

托瑟失望地说,“我也是。”

托瑟的电话突然响了。

她吓了一跳,立刻拿起电话。沈叔在电话那头的声音有点含泪。“陶小泽,我的腿好像不见了。我感觉不到。请回来。”

“……”

约瑟夫匆匆回家时,沈叔正躺在电视机前。约瑟夫急忙跑过去检查他的腿。几秒钟后,他拍了一下沈叔的头。"胡说,起来,你只是麻木了."

沈叔抬起头,委屈地看着约瑟夫,一言不发。

沈叔的眼睛又长又瘦。它们是罕见的鹿眼睛。约瑟夫最不能忍受的是沈叔用他湿润的大眼睛看着她。这很简单。

约瑟夫不情愿地抬起额头,把沈叔扶到沙发上,给他按摩。他的声音带着责备。"你为什么喝这么多酒,现在还是中午."

然而,在这个节骨眼上,约瑟夫不得不不带感情地考虑自己。这么多年后,他等不起,也不想再等了。

这并不是说他们没有被告知他们是青梅竹马。他们天生一对。有时他们在路上行走时被视为恋人。他们俩都鄙视对方。当他们长大后,沈叔根本不否认或承认。他只是对她说,“我们知道这是真的还是假的,这很好。你只需要向你喜欢的人解释。我们可以过自己的生活。”

她想说,“我以为当我走近时会有一对夫妇来接近她,”但她心里很难过。当她听到这个消息时,她感到高兴和悲伤。许多青梅竹马的情侣取得了很大的进步,他们没有分道扬镳。她有许多朋友,但她不能失去他。她也是朋友和情人。

她过去经常在网上读到很多关于童年好友分享的内容。事实上,童年的朋友们在人们的成长和转变过程中相互见证。他们混杂在骨头和血液中,相互影响,相互碰撞。后来她发现,呃,我们似乎很般配,但也有一些简单的童年朋友,他们长大后成了一辈子的朋友和亲戚。

但是看了这么多之后,总是别人的生活。她已经密谋反对沈叔。沈叔对她也很好,但她不知道哪一个更好。然而,沈叔身边没有任何异性。有一段时间她对小说上瘾。她甚至问他是否不喜欢女人。他拿着鸡毛掸子在房子里跑来跑去。

她还试图对沈叔说,“如果我们30岁以后没人想要我们……”但是当她说出这句话的时候,她变成了“那我们就惨了,哈哈哈。”沈叔是一个标准的科技人。她对感情问题专一。她甚至怀疑自己甚至没有一心一意。然而,她对她很好。像一只老手,她真的很难过。

双腿发麻。沈叔瘫倒在沙发上。"你的相亲怎么样?"

“你打电话来吓唬我的时候,我们正聊得很开心。我不想回来,但毕竟这是人类的生活,我回来了。如果你无事可做,我会继续回去。”陶瑟说这话时,她并没有很抬头看沈叔。她从小就不能在沈叔面前撒谎。

沈淑娜仍然听到这样的话。他从小智商就很高,但他的爱情令人担忧。他的反应有点慢(非常慢)。但是一旦他明白了,他就会被关一辈子。

沈数不管腿有多麻,直起身抱住了约瑟夫,力气控制得不是很好,直接摔倒在沙发上,沈数虽然看着瘦但很重啊,约瑟夫瞬间一口气没上来,呛得咳嗽不止。但我听到他说,“既然我们要去相亲,你为什么不和我和解?”,这已经让约瑟夫大吃一惊,但接下来的话让他更加不知所措。(作品名称:《我的小童年》,宋周著。发件人:每天阅读故事应用,看得更精彩)

点击屏幕右上角的“[关注”按钮,首先可以看到故事精彩的后续。

五分彩投注 北京十一选五 江苏快3开奖结果 广西快三投注

© Copyright 2018-2019 angelabridal.com 洪濑梓家网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